茄子污

两边的小辈们也都在受邀之列,夏一涵和叶子墨也去了。

钟于泉盼着这一天可是盼了天长日久了,岳木兰当然也希望女儿能嫁个如意郎君,只是李和泰和雅惠公主的风波还没有完全平息。

就是到现在有些娱乐频道还在炒现饭地评论着他们的事,这让岳木兰总是为女儿叫屈。

李铭俊对他们的婚事不看好,唯一的原因也就在钟于泉,两家人一见面,钟于泉笑脸相迎。

李家作为男方,也不好冷淡,便也都很热情。

李铭俊和钟于泉握手后岳木兰也握手致意,同样的,出于礼节,钟于泉也和赵文英握手。

她这辈子都不想见这个男人,不过为了李和泰的婚事,赵文英还是把自己的情绪全部放在一边,若无其事地和钟于泉礼貌握手。

岳木兰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两人交握的手,到她和赵文英打招呼的时候,她态度也略显冷淡。

赵文英一向以大局为重,对岳木兰的冷淡都只是一笑而过。

众人分宾主落座以后,先上了茶水点心,李铭俊是男方家长,率先表示了对钟家诸位的欢迎。

“云裳气质高贵,落落大方,和泰和我说他对云裳很钟情,所以今天我们李家想再次正式向钟会长夫妇提亲,希望两家能结成金玉良缘。”

钟于泉听到这句话不仅仅是看到了女儿的归宿,他好像已经看到了那张至关重要的选票就要落在他手里了。

致终将毕业的你

李铭俊表态完,按理说就是他代表女方表面态度了,他刚要说话,钟云裳却温婉地一笑,说:“爸爸,我有几句话想说。”

钟于泉的心咯噔一下,想起前几天父女两人的争执,他不禁担心钟云裳想要乱来。

只是所有人都在看着她呢,他实在不好拦住她,不让她说话。

“云裳……”他叫了一声钟云裳的名字。

“爸爸,我是想说,我想再考虑一段时间。我和和泰毕竟接触的时间短了些,近期他去凡莱,有一些报道……当然,我是相信他的。我是因为此事心情受到了一点儿影响,所以不想这么快就谈婚论嫁。本来我应该先跟李伯父李伯母打招呼,也该提前和我父母商量好。我确实也是一时举棋不定,不想让双方老人难过,所以拖到现在才说,真是抱歉。”

钟云裳的话一切都在情理当中,李家家长挑不出她什么问题,不过李和泰还是有些意外的。

他们已经说好了,既然都是假的,钟云裳其实没有理由当众拒婚。

说是考虑一段时间,只是委婉的说法而已。

“云裳,做人怎么能出尔反尔呢,你答应了人家和泰,才有今天见面的。我们都相信和泰,那些新闻都是带有欺骗性质,愚弄大众的,我们怎么能被这种新闻影响。”

“爸爸,对不起,也许是我心理素质不够好,所以我要对您对我母亲,也对李伯父李伯母以及在场所有人说抱歉了。”钟云裳站起身,李和泰就坐在她身边,他也站起来,按住钟云裳的肩膀,温和地说:“云裳,你坐下。这事本来就不是你的错,我和雅惠公主传闻遍天下,让你伤心是我不对。”

“抱歉各位,是我的风流行为让云裳伤心,大家如果要指责就指责我吧。钟伯父,钟伯母,很抱歉,让你们失望了。”李和泰说完,对钟于泉和岳木兰弯身鞠了一躬。

他也给李铭俊赵文英鞠躬致歉,一场讨论婚事的欢宴眼看着就要以失败收场,钟于泉又怎么甘心呢。

“和泰,你坐,有道是人不风流枉少年,别说和泰这些事还都是捕风捉影,就是真的,在没订婚之前也没什么大不了,不至于这么严重。云裳啊,去跟爸爸谈谈,各位先慢慢聊。”

钟于泉说完站起身,碍于众人的面子,钟云裳并不想让父亲难堪,所以她还是站起身跟着钟于泉离开了餐厅。

旁边就有一个小的会客室,父女两人一前一后进去,关上门,钟于泉的脸就拉了下来。

也只是一瞬,想着他现在要有求于女儿,他还是又叹息了一声,劝她:“云裳,爸爸的心愿你是知道的。你不想跟这样花心的人在一起也可以理解,但也没必要拒绝的这么彻底。就是订婚了,多隔一段时间不结婚也行,将来随便找个理由再说离婚不就完了吗?”

“爸爸,您是了解我为人的,如果是那样利用李家,我做不到。”钟云裳脸色很严肃,语气很坚决,没有半点儿商量的余地。

钟于泉压低声音,又说:“这算什么利用,是李家的小子先做出对不起你的事……”

“爸爸,您就别劝我了,我的主意已定,不会改了。”

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,茄子污难道还是对姓叶的念念不忘,跟李和泰交往根本就是假的吗?”钟于泉的脸色又沉了下来,皱着眉问。

钟云裳之所以找到李和泰说要和他假交往,还不是为了叶子墨和夏一涵么。

要是现在她父亲还是认为她依然喜欢叶子墨,很可能她父亲会又打主意要把她和叶子墨撮合到一起。

钟云裳摇摇头,说:“爸爸,你最近看来是想着往上走想的太投入了,连我对李和泰的事有多伤心都没看到。你觉得我的性格会随便去跟人假交往吗?要不是他出了这样的事,我……我不想说了,你想怎么认为都行。”

“这么说你已经移情别恋了?那为什么要放弃李和泰?我不是说了吗,男人风流那都是正常的,你跟谁在一起能保证他就不风流?”

“我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。您不用说了,我不会改变,我们回去吧,这场晚宴也该散场了。”

说到这里,钟云裳心底里划过一丝忧伤。她以为她真的只是在骗父亲而已,可是散场两字却让她那么难受。

眼前似乎全是李和泰与雅惠公主亲密的照片,拥吻的,牵手的,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看他们那些照片,看过后又为什么根本就忘不了。

她对叶子墨倾情多年,她以为这一生都不会有变,却不知只这短短的一段时间,李和泰的温柔体贴已经在她心底种上了一颗情种。

如果她早就发现,或许她没有办法那么大方地让李和泰去会雅惠公主。

她惆怅地想着,即使她发现又怎样,她有什么资格去阻止他呢?

“云裳!”钟于泉刚叫了一句钟云裳的名字,有人敲门,他只好说了把想说的话咽回去,沉声说了句请进。

门开了,李和泰优雅地站在门口,轻声对钟于泉说:“钟伯父想必是在劝云裳吧,不如让我试试。”

钟于泉真是求之不得,解铃还须系铃人,两人既然已经达到了要谈婚论嫁的程度,不管真假,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把这场戏演下去。

“希望你们还能慎重考虑啊,年轻人还是别太冲动地做决定,有些事情错过了,以后就未必有机会了。”钟于泉含义颇深地说完,就带上门出去。

他走了两步,还是有些不放心,四处看了一下没有人注意,便放轻了脚步又走到门边。

他怎么说也是省委会长,按理说这种听墙角的事他是不会干的。奈何现在他和叶浩然的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,他也管不了这些小节了。

钟云裳和李和泰两人相对静默,半天李和泰才温和地开口。

“云裳,怎么忽然改变了主意?我们不是说好了吗?真的是我和雅惠公主的事让你介意了?”

他们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有距离这么近说话了,钟云裳的心微微一动,却是酸楚的一动。

她多希望他们曾经是真正的男女朋友,那么这时至少她还有立场指责他一句,说他始乱终弃。

现在,她有再多的情绪都要咽下,何况她做出这个决定不是只为了他和雅惠公主的事。

她其实更多的是为他考虑,她知道他是个有风度的男人,他们有了婚约,将来再分开,他一定会背下所有的罪名。

他心里喜欢的人是夏一涵,她看得出,夏一涵和叶子墨之间因为有了宋婉婷和孩子,他们的爱情还生死未卜,所以李和泰应该还是有机会的。

她不希望弄的李和泰有一天和姐姐订过婚就没有办法再去追求妹妹,所以她选择到此为止。

“介意,可能也有一点点,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名义上的男女朋友吧。”钟云裳坦诚以对,李和泰再次郑重地说了声:“抱歉,真的很抱歉,让你背负了这么多。”

“不,和泰,我放弃不是因为你和雅惠公主,而是因为一涵。你为她,可以做到这么无私的牺牲,可以勉强自己去和雅惠公主……我觉得你这样喜欢她,你应该去争取,或者等待。”

李和泰表情复杂地露出一丝笑,所有的情绪都融在那一笑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