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十大又黄又污的软件

冬天天亮得晚,五点半,酒店的工作人员才将裴辰阳要的东西送到。

对于他们的办事效率,裴辰阳很不满意。

不过没说什么,接过来,就将门关上了。

赵萌萌歪在沙发上,鼻子似乎更加堵,呼吸的时候更明显的听到声音。

裴辰阳打开手上的一次性袋子,发觉除开自己吩咐的东西之外,还有一个温度计。

这个还是是挺实用的。

“萌萌,醒醒。”他撕开包装,将温度计拿出来。

赵萌萌没有反应,裴辰阳用了一丁点儿力气,轻轻掰开她的嘴巴,将口腔温度计塞进去,赵萌萌毫无意识地含着。

房间里,基本上三个小时喝一次奶的兔兔,这会儿又醒了。

正在小声地哭着。

裴辰阳不禁有些头大,进去抱起女儿。“兔兔乖,麻麻生病了,你现在别哭好吗?”

三个月的小婴儿,能指望她听懂什么?

海边漫步的素颜女神牵动你心

裴辰阳这句话,无异于对牛弹琴。

兔兔(⊙o⊙)?

升级为母亲的赵萌萌,在这一方面,还是挺警觉的。

兔兔哭的声音再大了一点,她就醒过来了,发觉自己含着一根温度计,有些茫然地看着头顶的灯光。

下一刻,她才起身,朝着房间里走。

裴辰阳七手八脚的抱着孩子,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伴随着不算太熟练哄孩子的声音。

他背对着自己,赵萌萌的脚步蓦地停了一下,默默看着他们的背影。

这一幕,算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。

但是能感觉到,裴辰阳身上散发出的浓浓父爱。

赵萌萌感觉自己的头更晕了。

“给我吧,我喂她。”赵萌萌强忍着不适,走了过去。

裴辰阳看她迷迷糊糊的样子,一颗心揪了无数次。

“你感觉怎样?”

“还好。”

他走了回来,孩子交给她,赵萌萌靠在床边,有些吃力地抱着孩子。

“再跑一趟,让酒店的人给我买几个奶瓶吧。”赵萌萌吸了吸鼻子,似乎没有注意到裴辰阳在旁边了,当着他的面撩起睡衣。

因为生孩子,赵萌萌本来不大胸-部,上升了一个罩杯。

这会儿灯光明亮,照在白皙细腻的胸上,裴辰阳的喉结滚动了一下,一股火苗油然而起,一直燃烧到下腹。

裴辰阳在心里鄙视了自己一下,这个时候孩子和孩子妈为重,他不齿自己。

“奶瓶做什么?”将脑袋里的旖旎念头压下去,裴辰阳有些疑惑。

“我一会儿要吃药,这两天估计不能喂她,将奶挤出来放着。”赵萌萌耐着性子回答。

裴辰阳懂了,不敢耽搁时间,拿了手机打电话。

自然,酒店里的工作人员不会有什么抱怨,尽管这个时候天还没有亮。

吩咐好了这些,他才折回房间,守在赵萌萌的身边。

“温度计我看看。”裴辰阳伸出手,这期间,赵萌萌一直含着,有些滑稽。

“哦。”她张嘴,裴辰阳将温度计拿了过去。

“三十九度二,有点严重了。”裴辰阳的脸色更为难看。

兔兔喝着喝着,又睡着了,赵萌萌满身疲倦,扯了被子给女儿盖好。

“我们出去。”裴辰阳见她走路似乎浑身无力,暗恨自己没有早点发现她的不对劲。

见赵萌萌吃力,干脆将她打横抱起。

“啊?我自己可以走路。”赵萌萌回过神,一双手不知道搁在哪里,低声呵斥。

“这个时候,逞什么强?女儿都有了,不过是抱一下而已。”裴辰阳将她抱到客厅,这一次跟在赵萌萌的身边,一起坐下。

沙发上坐着两个人,很宽大,不算挤。

但赵萌萌,莫名的觉得心慌意乱,手心里冒出密密麻麻的汗水。

“大概还有一会儿才能来。”裴辰阳记得她说口渴,拧开矿泉水,递过去。

“谢谢。”赵萌萌接了,很礼貌客气。

生病的时候,她的浑身是不长刺的,甚至有些温柔。

裴辰阳心满意足地看着她,仰头喝水的动作莫名刺激到了他,只觉得很性感。

不过一想到赵萌萌现在的处境,裴辰阳将脑袋里的念头拍出去了。

“叩叩叩”他知道,酒店的人来了。

果不其然,按照裴辰阳的吩咐,那一袋购物袋里面都是奶瓶。

裴辰阳手里拿了一小叠钞票,交给工作人员后,将奶瓶接过。

赵萌萌眯着眼睛,望着他忙上忙下,心里流淌着一股淡淡的安逸。

裴辰阳将奶瓶消毒杀菌了,这动作他很不熟练。

最后才交到赵萌萌的手里。

看着她,勉强挤出两瓶奶。

然后没有了。

“好了,实在不行让兔兔喝奶粉,不能再撑着了,吃了药吧,去睡一觉。”裴辰阳撩起她的发丝,勾到耳后。

赵萌萌恩,嘴里依旧是谢谢。

谢谢……在裴辰阳听来,生疏而客套。

他不喜欢,宁愿赵萌萌扯开嗓子叫自己混蛋。

“别怕,我守着你。”有些恋恋不舍,最终没有耐住,在赵萌萌的嘴唇上亲了一口。

她捂着嘴,眼底流光闪闪,心里如同被羽毛抚过。

心脏有些快速的跳动着,这一刻,赵萌萌明显感觉到,有什么不一样了。

生病,会让人心肠变软。

“萌萌,这样,很好……”裴辰阳亲了一下她的眼睛。

这样?哪样?赵萌萌茫然,他却都没有说话了。

回过神,面前变成了几颗药和矿泉水。“吃药吧。”

赵萌萌拿起水喝药,苦着脸吞下了,格外的苦。

“去睡觉。”裴辰阳不由分说抱起她。

“把奶放在冰箱里。”赵萌萌没忘记这个。

“好。”转了个弯,将茶几上的两瓶奶放在冰箱里,才进去房间。

裴辰阳的目光很专注,将赵萌萌放在床上。

却没有直接离开,而是,将里面呼呼大睡的兔兔挪到最里面。

他挤入母女的中间,赵萌萌瞪眼,裴辰阳很淡定。“怕你打喷嚏,到时候溅到兔兔身上,她的抵抗力不比我,我好挡挡她。”

这句话听着很有道理,赵萌萌浑身僵硬。“那也不用你睡在这里……”

“这是为了咱们的女儿,好了,睡觉吧。”他很坦然。2020年十大又黄又污的软件